狗狗屋 - 都市言情 - 请爱我,别放弃在线阅读 - 缘起年少

缘起年少

        23岁的王悠然出落得亭亭玉立,像一朵莲花,纯朴中透露着芬芳和清新,匀称的脸形、精致的五官,再配上高挑的身材,越发显得她姿容出众,气质恬静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在她13岁时因病去世,由母亲一人抚养她和一对龙凤胎弟妹三人长大,含辛茹苦自不必说。进了公司后,获得了很多优秀青年的爱慕之情。夏成便是其中的一位,28岁,现任科建集团的办公室主任。通过旁人的牵线搭桥,他们很快认识了,两人的相处在悠然心里却显得很别扭,因为她心里一直有一个人——张宇轩。和张宇轩初次见面的情形不时的浮现在她的脑海里,那是初三在一次和同学的聚会中,大家一起玩溜冰,悠然不会,只能在场上,靠着墙边,扶着拉手慢慢前行。这时传来一个好听而又富有吸引力的声音:“来,我来带你溜两圈,不这样溜冰是学不会的。”悠然还未完全反应过来,便被这人拉起手臂,牵着手向场中央人流聚集处滑去。原本战战兢兢,忐忑不安,却在这人的带领下感到异常的平静和安全。整个过程悠然始终不敢再抬头正视他,因为不经意的目光交流,悠然知道他是一个非常英俊、帅气、阳光的男孩,不仅如此,还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发烫,似乎还红了。一场溜冰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结束了。回家的路上,同学们一直在说这件事,“悠然,那是谁呀?”“悠然,那可是个帅哥哦!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别之后,悠然心里一直对他念念不忘。后来的后来,终于从他人口中得知了他的名字。晚上只要闭上眼,满脑子都是那天的情形,牵手时的感觉历历在目。精神不佳导致的结果就是在上课时走神,被老师丢粉笔头。心中知道那份爱恋是不应该的,了解心中那份懵懂的情愫,所以只有慢慢品味内心真实的感受。于是乎便振作精神继续埋头学习,将那份情感埋藏在内心深处,等待在未来的某一天被人挖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悠然”,忽然间被唤回到了现实,她也只能感叹:仿佛还在昨天,若白驹过隙。“告诉你,我们公司新上任的老总明天要来了,主任刚通知我们,你呀赶紧把手上的事处理了,下班后一起去买衣服做头发,改头换面一下。你长得这么漂亮,他可得要显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完后她只能点头示意,心中却已有了决定,准备第二天找机会和夏成说清楚,即便和张宇轩这辈子没有可能,可她也不愿再勉强自己了。可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一场惊涛骇浪和惊喜。她的座位靠窗口,此时阳光透过玻璃洋洋洒洒的照射进来,原本是给人以温暖的感觉,但是却让人不忍靠近和打扰。

        下班之后,悠然打电话知会了家里,便和同事来到了经常光顾的美容院。收拾妥当后,吃完饭又在商场逛了一圈,她买了一套自己喜欢的紫色套装。再回到家时,已是半夜,家人都已入睡。她洗漱后躺在床上却辗转难眠,对于第二天要见到的新老板,要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。传闻中这位新上任的总经理:26岁,婚姻情况不详、品貌出众、待人谦逊有礼,说他温润如玉吧,有时候却是生人勿近,拒人千里的感觉。而且还是纽约大学经济系毕业的高材生,博士学位。这样一位人物的出场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。想着这些,悠然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,公司里不管是基层还是高管的女士们,那些爱八卦的人又有素材可供他们茶余饭后闲扯了。可这些与她无关,她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中天亮了。吃早饭时,她对母亲说:“妈,我和夏成......”,“你想说什么?”“我今天会和他谈分手,做个了断。”母亲听了后眉头紧凑,明显有些不悦,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收回视线,喝着碗里的粥,徐徐说道:“”随你!作为妈妈,我尊重你的决定,尽管我觉得夏成不错。”得到母亲的回答后,悠然看着母亲,心里缓了口气,紧绷的弦松开了,她说道:“谢谢妈!弟弟妹妹那里,我会自己和他们说,毕竟大家有来往,都认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公司,因为时间还早,她就打了电话给夏成,约在公司停车场见面。等她到停车场时,看见夏成已在那里。悠然看着他,那张英俊的容颜上却有了一丝慌张和焦虑。她走向他,脚步承重,明明只有几十步,却感到漫长和乏力。终于,终于走到了他身边,还来不及开口,却听他说:“我们认识多久了?”她回答:“一年”。“是呀,从你进公司一年了”“我感谢你对我平时的照顾,感谢你的爱慕,可是......”“可是,你不爱我”,他直接道出理由。“是”闭上眼,深吸口气,她回答。“就算我愿意等,你也不会给我机会?”“是”她又回答道,“在一起这段时间,我尝试着去爱,可是对不起,我还是失败了,我做不到。”“在一起的这段时间,我觉得你心里有一个人,是吗?如果没有他,你也不会接纳我?”“是,在我心里一直有个人,没有他,我对你的感情也不会变成爱,感情有很多种,不是吗?”她清楚的给了他答案。突然间,两人没了话语,周围一片寂静。一阵沉默后,夏成开口道:“我知道了,我也不喜欢死缠烂打,我先走了”。说完,他便直接朝车库门口走去,望着他的背影,悠然鼻子一酸,眼泪在眼眶中打转,呼之欲出。她捂着嘴,抬头看着房顶,硬是把泪水逼了回去,又待了一会儿,心情完全平复后,也走出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办公的那层楼,照常的工作,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,忙忙碌碌中让自己什么也别去想。就这样,时间很快到了中午。“大家注意了,下午一上班,总经理就过来巡视。”一声清亮的女音从门口传来,原来是办公室秘书翟秋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