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狗屋 - 都市言情 - 请爱我,别放弃在线阅读 - 心有千千结

心有千千结

        望着那张痛苦的俊脸,此时正醉卧在床上,显得疲惫又无助,眉目间充斥着无奈不甘。见他唇角轻启,似乎在说着什么,但又含糊不清。诗韵坐在床边,轻轻地靠近他,一手拿着湿毛巾,一手抚摸着他的脸庞,替他擦拭。她替他仔细的擦拭着,对于他此刻的心境感同身受。突然,夏成一把抓住她的手,然后一拉,她人一倒便趴在了他的身上。诗韵趴在他身上,感受着彼此的心跳,还有呼吸,脸在发烫,她是多么希望时光停留在此刻,哪怕一瞬间也好。可是一声:“悠然,悠然”,彻底让她清醒。她恋恋不舍的在他额头蜻蜓点水般的落下一吻,直起身站了起来,放下毛巾、留了字条又倒了杯水放在床头,替他盖上被子后,便悄声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清晨,窗外清脆地鸟叫声叫醒了夏成,他微微睁开眼,一缕阳光透过窗外照射进来,他起床,打开窗户,呼吸着新鲜而又芳香的空气,不禁感慨:活着才能感受到这生命的味道!他一下子觉得整个世界是清亮的。正准备洗漱,目光一瞟,看到了床柜上的字条,他走近拿起来看,上面写着:“别把感情放在一个人身上。诗韵”。他收起字条,感叹了一声。想到到目前为止,他和悠然的关系破裂,已然是众所周知。放弃悠然固然心痛,可这是最好的,自己不是已经阴白了吗?现在要做的就是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公司后,从前台到办公区,夏成阴显感到气氛不对,大家都在有意无意的看向他,也有在窃窃私语。“夏主任和王悠然分手了?”“王悠然和张总的关系好奇怪”“哎,会不会两男争一女?”“估计因为张总才分手的。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夏成是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自己办公室的,当看到办公室门口两个多事的不但交头接耳,甚至嗤笑出声。虽然声音不高,听不太清,但可以肯定是在议论昨天晚上的事。他再也忍不住了,怒目喝斥道:“哎哎,有时间别在这里八卦,都做好自己分内的事,”随后,他拨通了诗韵的电话:“昨天……谢谢”。另一头回到:“不用谢,你对我除了谢谢,没有别的要说?”“晚上我们吃顿饭,好好聊聊,”“好啊,那就先这样,挂了”。“嗯,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挂了后,夏成朝办公室外望去,看到悠然那忙碌的身影,低头处理事情时的专注神情、干练而又果断越发显得美丽,难怪有人说女人工作认真时的样子也是极美的。但那春风般干净无邪的笑容,不经意间却流露出淡淡忧伤。他走到她面前,对她说:“你过来一下,我有事和你谈。”悠然听罢,便跟着他进了办公室,带上门后,听他说:“昨天的事没有给你造成困扰吧?”“不,应该我说对不起的。那些闲言碎语你都听到了,别在意。”“你放心,我想好了,我很快会写辞职报告,离开这里,这样一切都会归于平静。”“不,该走的是我,我也想清楚了,毕竟张宇轩在这里,我还没做好以后面对他的准备。”“悠然,你……”“什么都别说了,我走了,才对大家都好。”说完,她便转身离开了。夏成不知道该说什么,该怎么劝她。也许先离开公司换个工作,对她也是好的。他尊重她的选择,自己辞职的事只能作罢,以免给她造成更大的困扰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夏成接了诗韵来到一家日料店,两人脱了鞋进入包间,坐下后点餐。夏成问道:“这家店怎样?”“不错,”诗韵答道。很快,菜都上了桌,当然少不了清酒。看着满桌的菜,诗韵轻笑道:“你这还真是道谢呀?”“不然呢?”“嗯,够诚意!”“不仅谢谢你送我回家,还有……字条”“额,那个……我也不会安慰人,随手写的”“嗯,我想总会找到对的那个人,尽管悠然她不是。”“对,你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”“我们……”“吃吧!”说着,两人便开动,却不约而同地夹住了同一道菜,便都相视而笑。过了一会儿,夏成说:“本来我想辞职的,可是现在悠然她要辞职。”“什么?”诗韵吃惊道。“是真的,她今天和我说的,她主要不想在公司觉得尴尬,她还无法面对张宇轩。”听罢,诗韵说:“这样也好。”两人又默默的吃着,整顿饭吃的还算和谐。饭后,天色已不早,夏成便送诗韵回家。两人各怀心事。夏成想着:诗韵和悠然既是同属于业务部的同事,更是同学兼好友。诗韵对自己的心意自己知道,可是还没做好准备接受她,毕竟和悠然也是刚结束。她是个好女孩,清秀可人、开朗活泼,对人坦然真诚,或许以后,他会喜欢她,可绝不是现在。诗韵心里也在犯嘀咕,看着月光下两人并排的身影,由于喝了酒,都有些微醉,一路上相互搀扶着,是那么亲密,看上去真像是交往的恋人,可是他只说了为道谢,和悠然的分手毕竟需要时间去疗伤,自己一定有机会走进他心里的。很快,诗韵便到了家。虽然依依不舍,可还是和夏成道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悠然换上了新买的那件紫色的套装,穿上同色系的高更鞋,更精心的给自己化了妆,她一直对自己的装扮很自信。其实她提出辞职,主要就是为了张宇轩。她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,那是多少日夜的期盼等待,是她的心之所系,她不想给他带来困扰和麻烦,只想要他阴白自己的情义,是自己年少时的心动,就为了有朝一日能告诉他:多年前的那个溜冰的女孩,她喜欢你一直到现在,只是你不认识她,不记得她。想着这些,她淡定从容地走向了人事部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司一直不缺八卦,很快便沸腾起来,比前两日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起因只有一个:王悠然辞职了。这件事最震惊的要属张宇轩,这天他正处理公文,无意中从秘书这里得知业务部有人事变动,再一打听是王悠然要辞职。他站在落地窗旁,抽着烟,双眸微闭,注视着前方。得知消息时他很费解,心里原本平静的如湖水,现在像被投入一颗石子,泛起了涟漪。他觉得有必要找她,轻声呓语:“不能让她这么走,绝对不能”。于是他拨通了内线,约了她晚上见面。悠然接到电话后,并不惊讶,既然去意已决,就必须和他说清楚,,她要了了多年的心愿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四个人各怀心事,拿起和放下仅在一念之间,可真的都能做到吗?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天不老,情难绝。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