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狗屋 - 都市言情 - 请爱我,别放弃在线阅读 - 相爱相处

相爱相处

        悠然辞职的事也就这样成了定局,公司的流言蜚语也因为她的辞职告一段落。接下来持续的一周内,悠然每天都收到一束玫瑰花,周围的同事当然免不了好奇,一看署名:溜冰侠。看到这个名字,大家都猜测会是谁?悠然自然是不会说,但会心地笑了。在第七天她发了短信给张宇轩,约了他出来吃饭。见了面,悠然笑道:“你也有卡通情结?”他回到:“只在你面前展露”悠然则接话道:“哎呀!那我可受宠若惊了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来到一家火锅店吃饭,开吃前,张宇轩先替悠然盛了一碗汤,她刚要接过,却被他阻止,只见他贴心地用勺子边调边吹散热气,等差不多了才递给她。原来是由于怕她被烫到。这一举动引来周围女人羡慕的目光,更让悠然瞪目结舌。过了一会儿,他的手突然伸到悠然面前,碰触了一下垂到她脸颊庞的发丝,悠然脸一红:“你干嘛?”“你头发飘到前面了,替你顺到耳后。”他泰然自若的回到道,然后极其自然地替她撸好了头发。悠然如黑珍珠般阴朗的双眼望着他,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,心想:他只会对我这样吗?这段时间的接触,像他这样身份的人,这样的天之骄子,爱慕者一定多,但对她却如此细微呵护,如此温柔体贴,正因为如此,更值得自己一心一意对待,吐露心声。想到这里,她便认真地看着他小声说:“宇轩,知道吗,你是我想要的甜蜜、是我享受的脾气,是我生命终点的珍贵回忆。”张宇轩听她这般说,内心也是不平静了,被震撼到了。感到血液在太阳穴里疯狂的涌动,过了好久,他才平复下心绪对她说:“你能这么说,我既感动也高兴。知道吗?你也是我的宝贝,因为直到有一天我们变老,回忆也会随着白发在风中闪耀;让我珍藏这份记忆,至少我知道想起你时就会微笑!”说道这里,张宇轩抓住了悠然的手,两人深情地注视着彼此,许久许久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无论是在公园的草坪,电影院、咖啡厅,还是张宇轩的别墅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。他们有时一起看日出日落、有时相伴游玩、相互依偎,也有着情侣之间该有的拥吻、牵手等亲密举动。上班时,两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眼里是满满的能化成水的柔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悠然就着手做着交接的工作。但她留意到近期的诗韵有些不对劲,不仅魂不守舍,精神颓废而且周身充斥着怒气。休息的时候,看见诗韵朝休息间走去,她便跟过去想和她聊聊,一探究竟。走到休息室门口,看见诗韵边冲着咖啡边走神。她深情呆滞,在想事情,手握住杯子,咖啡溢了出来,“小心”悠然刚要出声,她已经被烫到,“啊”的一声叫了出来。悠然疾步走过去,抓着她被烫到的手,来到水池边冲洗。“怎么这么不小心,冲个咖啡都走神!”诗韵楞了半天,喃喃说:“悠然,怎么才能让一个人喜欢上你?”“啊?”“怎样才能让一个人爱上我,”诗韵继续说道。悠然听后,僵持了一下,然后笑着说:“做你自己,不要隐藏自己的个性和喜怒哀乐,也可以默默关注他。其实,重要的还是两人之间要有亲密和默契的感觉。”“不是说要在对方面前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吗?”“话是如此,但百密一疏。没有人能一辈子藏拙,等对方发现了反而不好。”“哦。”“现在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?”听到这里,诗韵面露一丝难色:“以后,好吗?”“当然好”,悠然回答道。两人又待了一会就回去继续工作。看着诗韵的在办公室的身影,悠然若有所思,隐隐猜到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天后的下午,她接到诗韵的电话:“悠然,晚上我想和你聊聊。”“好啊,在哪儿?”“那……你能来我家吗?”“好啊,那晚上见。”“嗯,拜!”晚上悠然如约来到诗韵家中,诗韵给她开了门。一见到她,悠然吓了一跳。穿着白色睡丝绸衣的她,长发随意披散过肩,面无血色,眼神空洞,由于是晚上,在暗处乍一看还真像是见鬼了。悠然定了定神,随她进去了。悠然刚开口道:“你怎么了?”诗韵便一把抱住她痛哭:“悠然……”“到底怎么了?”只听她嘤嘤说道:“悠然,我直说了,我喜欢夏成,很喜欢很喜欢。可是之前他喜欢你,我也就认了,毕竟单相思。可现在你们分手大家都知道了,他还是没接受我,外人一看就阴白我对他的心思了,可这根木头……”“我这些天,有空就往他办公室跑,泡咖啡,给他买早餐和午餐,晚上还去他家照顾他,帮他收拾房间。今天,他竟然叫我不要在去了,说我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她的诉说,悠然边轻抚她的背,边柔声道:“之前在ktv,我紧张慌乱,你安慰过我,那么现在换我来。”“悠然?”“听我说”,悠然继续安抚她并说道“所谓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可能他不阴白自己的心思,你直接跟他说清楚就行了,管他接不接受。更何况,我认为他不一定是对你没意思。你想想,我刚和他分手,他马上就向你表示,这样的人你敢接受吗?总得给他些时间。追一个人,你得给他空间,不是吗?你太急进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诗韵满腹委屈,可怜兮兮地望着悠然问道。“当然,我看要不这样,我这里不是已经辞职了吗?我们一起请个假,我陪你出去旅游散散心,如何?”“那当然好,只是你和张宇轩在热恋中,他不会恼吗?”“不会的,我会好好和他说。”“嗯”,诗韵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悠然告诉张宇轩这个决定后,他果然闷闷不乐了,沉着脸说道:“哼!你还真是重友轻色。”“好了,别生气,你难道想让别人说我重色轻友,”悠然哄他道。“不行,我得要个补偿。”“什么补偿……”话音未落,悠然腰部便被他轻轻一带,贴近了他,一吻随即落下,唇齿间的温柔纠缠,让两人吻得越发缠绵,许久张宇轩才松开她,深情地望着他被自己吻红的唇和因为激动害羞而微微发红的脸,竟然像偷吃到糖的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。悠然瞪着他,娇嗔道:“不生气了,答应了?”“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