狗狗屋 - 都市言情 - 请爱我,别放弃在线阅读 - 生死一线间

生死一线间

        她悲戚地呼喊惊动了周围奔跑逃命的人们,导游也跑了过来。看到受伤昏迷的张宇轩,还有身边的悠然和诗韵,立马说道:“别慌,我这里有应急箱,里面应该有绷带,纱布、酒精棉球之类的用品,我们帮他先包扎一下,救护车可能一下子到不了这里,我马上打电话。”导游的话起到了安抚作用,悠然立刻冷静了下来,诗韵也在旁协助她,很快给张宇轩简单地处理了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急救电话这时也拨通了,车子联系到了。由于山上实在危险、路又不好走、有没有担架,导游只能呼吁周围还在逃命的游客们帮忙,还好有两个好心的中年男子帮忙把张宇轩背下了山,再抬上担架,上了救护车,由悠然和诗韵陪同前往附近的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上,悠然紧紧握住他的手,一直没松开,仿佛一松开就是放弃了一辈子,放弃了整个世界。直到被送进医院急救室,她才松开。她那张满是泪痕的双眼望着急救室的灯、又望着诗韵,无助而又彷徨地对她说道:“他不会有事的,对不对?”“对,会没事的。”“你知道吗?前一刻我在感谢上帝的安排、感谢命运的眷顾,可是这一刻,却要收回我刚刚拥有的幸福吗?我害怕,真的好害怕。”“不会的,你别害怕。你不能这样自乱阵脚。”诗韵走过去,抱住她,安抚道。可还是温暖不了、安慰不了,也消除不了她的恐惧和煎熬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,一位医生出来了,他们立马冲过去等着医生告知里面的情况,只见医生拿掉口罩说道:“情况是稳定了,先送加护病房。但病人头部受伤,需要尽快做脑部手术。不过,由于受伤的部位靠近视神经,有失阴的风险。你们谁是家属,去签手术同意书吧!”说罢便走开了。张宇轩被推了出来,送到了病房。一位护士也紧跟着过来,递上了手术同意书,“我们暂时作不了决定,先考虑一下!”悠然默默说道,护士只能先走开了。一旁的诗韵自然也听到了她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病房外守着,看着病床上的张宇轩、看着眼神涣散,面无血色的悠然,诗韵走过去说道:“必须通知他的父母家人。悠然,你听到没有?你别这样,好不好。”过了好一会,只听到吐出两个字:“我怕。”刚说完,诗韵一巴掌便已经落在了她的脸上,悠然顿时懵住了。“王悠然,我要打醒你,你傻了?现在躺在里面的那个人正等着你做决定,你说害怕,我还害怕呢!”说着,诗韵自己忍不住又哭了。“我没傻,你也冷静听我说,知道吗?我爸当年也是死在医院的。所以,我更要好好想想怎么和他父母说。“听悠然说了,诗韵才知道她对医院和对生离死别的恐惧有多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张宇轩的手机突然响了,因为他的东西暂时由悠然收着保管。听到手机声,悠然拿过来一看,上面显示联系人是妈妈。悠然顿时慌了,哆嗦着接通了手机:“喂,张老太太,你好!“而那头听到是陌生人接的电话,立刻说道:”你是哪位,宇轩怎么不接电话?“张总现在正处理一些急事,不方便接电话,我是他的助理,有什么事我可以转达!”“一派胡言,我儿子只要是我的电话再忙都会接,他的助理我认识,最近也没听他说换人了,你到底是谁,怎么不让我儿子接电话?”“张老太太,我......“悠然再也撑不住了,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像是作了决定,那神情像战场上要赴死的士兵一样,哽咽道,您听我说了千万别着急,张总在台湾受伤了,进了医院。”“啊!怎么受的伤,你哭了?是不是很严重?”“嗯,要做手术,医生说有失阴的风险。”悠然如实说道,并听到那头话筒掉下的声音,漫长的等待后,”张老太太,你在听吗?“等不到回应,悠然心急如焚,又说道,”现在他急需手术,需要你们同意,我才能签字,老太太,他的命是最主要的,而且也不一定会失阴。现在时间紧迫呀......“终于那头颤抖的声音传来:“做手术吧,我会尽快赶过来!”得到了回复,悠然终于松了口气,深深知道老人家是在多么难的情况下,需要多大勇气作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悠然,怎样?”诗韵问道。“同意了,看来他命不该绝。”悠然破涕为笑道,一边向护士站走去。“护士小姐,我是病人张宇轩的朋友,他的家属赶不过来,我已征得他们同意,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,你拿给我。”“好的,稍等。”说罢,翻了一下,便在一旁的病理资料中拿出了一份手术同意书递给了悠然。悠然接过来,查看核对没问题后,便在签名处签上了名字。然后她走了出来,在楼梯的拐角处,她拿出一张名片并拨通了电话:“喂,是周总吗?”“是,哪位?”“我是王悠然。”“王悠然......哦,我想起来了,什么事?”“是这样,我很抱歉,原来预定来上班的时间要往后拖延了。”“为什么?你可是张总特别推荐介绍的。”“张总,他......在台湾出了意外,所以......”还未等她说完,那头急道:”他到底怎么了?“”发生了地震,为了保护我,他砸伤了头部,在医院。”“什么?”那头震惊道。“那情况怎样?”“周总您别担心,张总目前情况还算稳定,他的家人很快就会赶到。”那头沉默一下说道:“你多久过来上班,我这里都没关系。照顾好他,随时保持联系。”“好的。”说完,悠然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张宇轩的主治医生谈过之后,张宇轩的手术时间很快定了下来。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做好后,张宇轩被推进了手术室。悠然看着手术室的灯亮了起来,突然觉得心脏像是受到重击,万分痛苦、焦虑、不安,她紧紧握着诗韵的手寻求安慰和帮助。望着墙上的钟,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,希望时间过得快点、再快点。这世上不是每件事情都希望等待的,也不是每个等待都是美好的。